南水北调工程:绘就四大流域联通的宏伟蓝图

  国家发展改革委农经司原司长高俊才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在由贫到富、由弱变强的伟大复兴过程中,建设了一系列重大工程。缘于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国家计委)和所在司局的职能,农经司原司长高俊才在职期间参与和见证了很多重大工程的前期工作和建设运行,尤其是三峡枢纽、南水北调和退耕还林三大工程,造福当代、惠及子孙,每一项工程的投资额都是数千亿元,受益人口数以千万计甚至数以亿计。这些国家重大工程凝聚着无数人的智慧和心血。

  上期,本报刊登了高俊才关于三峡工程的回忆,本期刊登高俊才关于南水北调工程的相关回忆。

  因我国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1952年10月30日毛主席视察黄河时,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这一南水北调的宏伟设想;1953年2月19日毛主席视察长江时又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

  近半个世纪的调研论证

  1958年8月29日,中共中央《关于水利工作的指示》提出:“全国范围的较长远的水利规划,首先是以南水(主要是长江水系)北调为主要目的……各流域联为一体的水利系统规划……应加速制定”。此后,有关部门互相配合积极开展南水北调工程的研究论证和勘察设计等前期工作。

  1982年9月我从华东水利学院(后改名为河海大学)毕业分配到国家计委农林水利局(后改名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农村经济司),开始接触南水北调工程前期工作,此后32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参与南水北调工程的规划论证、项目审核、资金安排、制度设计等工作。

  当时,从局领导到处里的同志,包括刘中一、胡德恒、刘尧传、上官长君、苏从瞻、陈沛深等老前辈,与水利部的同志一起,积极研究南水北调工程。在前期工作和施工阶段,我先后到南水北调中东两线实地调研十多次。通过实地调研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为课题论证、规划编审、项目审批以及安排前期工作经费和项目建设资金提供依据。

  当时,我跟随刘江副主任陪同当时的国家副总理温家宝同志在江苏、山东调研,温家宝同志对水污染防治特别重视,强调要把南水北调建成清水廊道。温家宝同志担任总理期间强调,必须遵循客观规律,以对国家和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精神,精心组织、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努力把南水北调工程建成世界一流工程。

  2000年9月27日,国务院召开南水北调工程座谈会,朱镕基总理主持会议,听取国家计委、水利部等有关部门和中咨公司及其专家的意见,我陪同王春正副主任参加了会议。在会上,朱镕基总理提出了著名的“三先三后”原则,即“先节水后调水,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朱镕基总理强调,南水北调工程势在必行,但是各项前期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好,关键在于搞好总体规划,全面安排、有先有后、分步实施。2000年10月,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制定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中提出,“加紧南水北调工程的前期工作,尽早开工建设”。

  数千人参与的总体规划获得批复

  根据上述中央精神,国家计委、水利部于2000年12月21~23日,在北京召开了南水北调工程前期工作座谈会,进一步部署了南水北调工程的总体规划工作,重点开展节水、治污、供水、水资源配置和水价调整等专项规划。

  经过一年半的研究论证和规划优化等工作,完成了新一轮的南水北调总体规划,包括1个总体报告、4项分报告、12个附件、45项专题。这个规划凝聚了新中国成立后半个世纪时间里无数人的心血和智慧,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跨部门、跨地区、跨学科,参与的工程技术人员达2000多人。

  新一轮的南水北调总体规划提出:东中西三条线路均需分步实施;东线第一期工程,年均新增调水39亿方;中线第一期工程,年均调水95亿方;西线工程则需抓紧做好前期工作后实施。

  2002年8月23日,国家计委和水利部向137次国务院总理办公会议汇报了南水北调总体规划,得到通过。

  之后,受国务院委托,国家计委、水利部又于2002年10月10日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汇报了关于南水北调总体规划,于10月24日和25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政协全国委员会汇报了南水北调总体规划,均获通过。

  2002年12月23日,国务院作出了《关于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的批复》,提出“先期实施东线和中线一期工程,西线工程先继续做好前期工作。规划中涉及的建设项目,要按照基本建设程序审批”。

  东线中线一期顺利供水

  2002年12月27日上午,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工程开工典礼在人民大会堂和江苏省、山东省施工现场同时举行。江泽民总书记致信表示热烈祝贺,温家宝副总理发表讲话,政治局委员兼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主持会议并宣读了江泽民总书记的贺信。随后,朱镕基总理宣布“南水北调工程开工!”人民大会堂内掌声雷动,江苏、山东施工现场马达轰鸣……南水北调这一伟大工程从构想开始变为现实。

  2003年以后,按程序又陆续开工了中线的丹江口水库大坝加高和北京至石家庄段的干渠等单项工程。在批复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一期工程的可研报告之后,南水北调中东线一期工程全线动工。

  南水北调工程边建设、边受益。在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全线通水之前,北京至石家庄段的京石干渠工程,为2008年奥运会举办提供了备用水源。南水北调东线先期实施的两项工程,在全线正式通水前为苏鲁两省发挥了应急供水的作用。

  南水北调中线和东线的项目建议书、可行性研究报告以及初步设计概算和一些重要单项工程,涉及到多部门和多省市,审核审批过程中多种问题互相交织,非常复杂。国家发展改革委先后在马凯主任、张平主任和刘江、姜伟新、杜鹰副主任等的领导下,农经司、投资司等做了大量的调研和协调工作。

  2014年12月22日,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习近平总书记批示:加强运行管理,深化水质保护,不断造福民族和造福人民。

  南水北调水源地的水质保护工作做得很好,保证了丹江口水库清水北调。2018年春,我应邀到南水北调中线北京段的北京团城湖考察,看到湖里和渠道里的水清澈透底。据北京市南水北调办领导介绍,南水水质的大部分指标属于一类,其余是二类;北京市主城区2/3以上的生活用水来自于中线南水北调。

  截至2019年2月15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累计向北方输水200亿立方米,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四省市5300多万人喝上了优质的南水,其中500多万人告别了高氟水、苦咸水。北京市自来水硬度从原来的每升380毫克,下降到现在的120~130毫克,降了2/3.北京居民普遍感受到水碱少了。监测数据显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输水水质一直保持良好,达到或优于二类水质。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供水后,对江苏、山东两省受水区的生活、生产和生态供水,产生了巨大效益。下一步还将为华北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发挥重要作用。今年5月23~24日,胡春华副总理在天津、河北调研水利工作时指出,开展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北延应急试通水,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治水思路的具体实践,是充分发挥南水北调工程效益的有效探索。要在继续做好应急通水工作的基础上,全面加快北延应急供水相关前期工作,尽早开工建设,为推进华北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提供必要条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