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谈成控制权协议又过三天紧急更正 安通控股实控人兄弟身背

  安通控股的控制权变更风波终于有了解释。

  8月3日晚,上市公司ST安通(600179.SH)发布了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披露了曾在7月27日宣布公司控制权变更、三天后又反悔事件的始末。

  公告显示,安通控股实控人郭东泽以股票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将公司29.99%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诚通湖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诚通湖岸”)行使。而公司在7月24日下午第一次与诚通湖岸相关人员见面接洽,26日下午就签好了协议。

  7月27日就此事发布公告时,实控人郭东泽的兄弟、公司现任董事长郭东圣认为公司控制权发生了变更,于是同时公告。在上交所的火速问询和28日的补充协议签订后,30日安通控股再发公告称,公司控制权并未变更。

  这封回复公告同时披露,截至目前公司实控人郭东泽及其一致行动人郭东圣的债务规模总计约81.17亿元,且债务基本都已到期或触发提前到期条件。

  占用资金及违规担保达45亿元

  7月29日,安通控股还发布了关于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称,郭东泽和郭东圣合计持有的公司8.08亿股份已全部被法院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54.32%。这是安通控股连日来发布的第8次股权冻结公告了。

  安通控股是一家以集装箱多式联运物流服务为主业,在实业投资、船舶服务等产业都有布局的综合物流服务商,两家主要的子公司为安通物流和安盛船务。2016年11月,安通控股完成借壳上市,登陆上交所。

  安通控股“爆雷”是从2018年年报审计过程中发现实控人占用公司24.8亿元资金开始的,其后又在回复年报问询函中,还自查发现存在合计20.7亿元的违规担保问题。

  据安通控股披露,由于去年以来金融去杠杆、资本市场表现低迷超预期,导致公司股价跌幅巨大,使控股股东股票质押跌破平仓线,急需资金补充,因此实控人形成了较大额度的资金占用。

  同时经公司自查,从2017年3月起,公司实控人就开始在未履行相关内部审批决策程序的情况下,进行了22笔违规对外担保,担保的总金额共计20.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1.27%。而由于这些担保的债务违约纠纷,也导致了郭东泽和郭东圣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全部冻结。

  2018年年报显示,安通控股在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100.57亿元,同比增长48.77%;净利润为4.92亿元,同比下降11.02%。对于净利润下降的原因,安通控股表示,除受资金占用等因素影响导致公司的预付资金减少影响部分业务外,2018年船用燃油成本的大幅上升也是原因之一。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所所长张永锋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的燃油成本的确上涨了不少,在今年上半年的成本控制下,班轮公司普遍的收窄了亏损面。对于像安通控股这样的专注于内贸市场的班轮公司,适当降低自有船舶比例、降低市场波动风险,同时提高驻场服务能力、延伸陆上物流业务收入占比,这是使企业平稳发展的关键所在。

  针对安通控股近日来面临的诸多问题与困境,《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安通控股董秘办,但均未能接通。

  三天签协议三天变实控人

  在不断累积的诉讼和债务之下,安通控股在7月27日发布公告称,郭东泽将持有的占安通控股总股本的29.99%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无偿委托给诚通湖岸行使。委托完成后郭东泽及郭东圣合计持有可支配表决权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5.19%,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

  公告同时表示,表决权委托为全权委托,诚通湖岸行使表决权时无需事先通知或征求郭东泽同意,表决权的委托期限不超过12个月。

  在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后,7月30日,安通控股再发公告称,郭东泽与诚通湖岸签署了补充协议,声明两方均无意变更安通控股的控制权,郭东泽仍为公司实控人。同时在涉及提名、选举以及罢免董事的事项;安通控股引进股权投资方、资产重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可能对安通控股业务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事项时,诚通湖岸的表决权必须要经过郭东泽的书面同意。

  8月3日晚,安通控股在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称,诚通湖岸的相关负责人与安通控股本身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而诚通湖岸要接手安通控股部分股票表决权的原因,则是由于诚通湖岸的主业之一是企业纾困,“想把帮助安通控股成功走出困境做成一个典型案例,为诚通湖岸后续赢得更多相关业务机会”。

  关于协议签订的具体过程,安通控股表示,7月24日下午,经安通控股债权人介绍,诚通湖岸投资业务代表与安通控股相关人员等见面接洽,才初次讨论了安通控股遇到的问题,到7月26日下午,诚通湖岸便与郭东泽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

  而这份协议使公司董事长、代理董事会秘书郭东圣认为公司控制权发生了变更而发布了公告,随后便是郭东泽与诚通湖岸均表示无意变更公司控制权,30日再发公告澄清。

  公开资料显示,诚通湖岸为国内规模最大的不良资产投资基金,基金规模100亿元。而郭东泽急于将股票表决权脱手的原因,大概也与公告中披露的他及郭东圣的债务规模总计约81.17亿元有关。这些债务均由股权质押融资、其他融资或担保而形成,基本都已到期或触发提前到期条件。

  截至6月29日,因违规担保而导致安通控股涉及诉讼的金额为12.6亿元。而对于公司的违规担保和债权债务情况,公告显示,诚通湖岸目前仅针对安通控股的公开信息进行了初步了解,对相关问题的解决暂未制定详细计划或安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