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乔配资

配资门户资讯:午夜澄清!中弘股份称与加多宝协议合规 是萝卜

  现实总是比电视剧更精彩,从来没有一家A股公司能够在一天内经历涨停、被揭穿碰瓷、盘中停牌、交易所两次关注、午夜公告澄清碰瓷等情况,在市场各方的关注下,中弘股份重组罗生门越来越有看点。

  28日晚间,中弘股份连发三份公告,表示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公司对于加多宝集团不与公司沟通擅自发表的声明深表遗憾和无奈,不排除加多宝集团在进一步核实后继续发出其他声明,但基于公司目前了解的情况和公司在该协议签署中所处的地位,认为加多宝集团的后续声明不会改变该协议对各方无实质性约束力的事实。

  对于协议的真实性,中弘股份表示与加多宝签署的债务重组协议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加多宝委托书显示黄伟清负责加多宝对外事务,且该公司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提供给中弘,根据规定,中弘股份将于今日(8月29日)复牌。

  到底是谁在说谎?是“萝卜章”还是没谈拢?是利益纠葛还是忽悠式重组?事态发展至此,已经债台高筑的中弘股份,因股价持续低于票面价已经走到了退市边缘。

  中弘股份回应监管函

  中弘股份的三份公告,一份是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一份是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一份是就媒体报道事项的澄清。

  对于协议的真实性,中弘股份表示,公司此前发布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中弘股份方面参与人为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先生和公司财务总监刘祖明先生,加多宝集团参与人为首席执行官黄伟清,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参与人为法人代表邓伯淙。协议于2018年8月27日下午在香港中弘国际会议室签署,协议签署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

  中弘股份表示,协议在各方见证下签署,需要公司和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章的部分经协议各方同意以传签的方式进行,公司认为协议的签署合法合规、真实有效。

  对于黄伟清的身份,中弘股份称,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先生委任黄伟清先生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黄伟清先生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起事务。委任书显示,黄伟清先生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公司认为黄伟清先生有权利代表加多宝集团签署上述协议。公司将聘请律师就《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的法律效力出具意见。

  此外,公司表示,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公司已在公告中如实作出披露,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主要财务数据,其2017年12月31日净资产和2017年度净利润均为负值,是否具备提供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进行债务重组的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这场吸引了全市场目光的A股罗生门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中弘股份提示五大风险

  中弘股份在风险提示性公告中做了重大风险提示,有五大部分内容:

  1、《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中关于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资产注入等核心条款对于协议各方不具有实质性约束力,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公司对于加多宝集团不与公司沟通擅自发表的声明深表遗憾和无奈,不排除加多宝集团在进一步核实后继续发出其他声明,但基于公司目前了解的情况和公司在该协议签署中所处的地位,该公司认为加多宝集团的后续声明不会改变该协议对各方无实质性约束力的事实。

  2、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主要财务数据,其2017年12月31日净资产和2017年度净利润均为负值,是否具备提供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进行债务重组的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3、股票已连续 10 个交易日(2018 年 8 月 15 日-28 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 1 元),根据规定,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4、公司于 2018 年 8 月 14 日收到安徽证监局《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披露的 2017 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公司被立案调查。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公司后续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并满足相关条件,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5、截止公告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 508,426.60 万元,公司主业停顿,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一场奇怪的债务重组

  8月27日晚,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与加多宝、银谊资本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该协议约定,一致同意由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解决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发展遇到的困境”。

  这对于中弘股份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

  在此之前,中弘股份的情况并不乐观。8月14日,因其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安徽证监局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此外,债务也是困扰中弘许久的问题,在其6月至8月发布的所有公告中,“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公告就有12份,经营数据也不好看,去年全年中弘亏损超过25亿,今年上半年继续亏损14个亿。

  二级市场上,8月15日,中弘股份成为“仙股”(股价低于1元),已经持续近10个工作日,27日的收盘价是0.79元。按照深交所的规则,公司股票如果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将存在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可能。

  中弘股份显然着急了,加多宝的公告让中弘股份的投资者看到了久违的曙光,寄希望于能够解决中弘当前的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发展遇到的困境。这一消息对股价有相当强的提振作用。28日开盘,中弘股份直接涨停,价格到了0.87元,成交额达到1.1亿元。

  但好事不过30分钟,加多宝的一则声明让债务重组前景不明。加多宝集团的声明,称对中弘股份公告的协议内容全不知情,也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公告里关于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加多宝集团表示将查明此事,并追究相关方的法律责任。

  这一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瞬间在A股炸开了锅。有投资者怀疑这是加多宝集团没有跟中弘股份谈拢,也有投资者认为是中弘虚假披露,真相未明,深交所紧急临停,称“公共传媒出现关于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待公司通过指定媒体披露澄清公告后复牌”。

  公司公告释放重大利好消息,次日便涨停,随后被火速“打脸”,再临时停牌。此番操作无二家。

  萝卜章VS数据泄露恼羞成怒

  无论如何,债务重组协议达成的几率逐步在缩小,在中弘股份与加多宝的“罗生门”里,谁在说谎至关重要。

  仔细对照中弘股份和加多宝集团发布公告中的印章可以发现,章外围的字母与“※”号之间的间距不同。

  此外,中弘法定代表人王继红的两处签名也不一致。

  难道是“萝卜章”?

  也有投资者猜测是是中弘股份公告披露了加多宝公司最近三年的业绩数据,令后者恼羞成怒否认了协议存在。

  从中弘股份的澄清公告来看,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中弘股份如实作出披露。

  可以看出,加多宝2017年12月31日净资产和2017年度净利润均为负值,营收从2016年的106亿跌至70亿,利润从2016年的14.8亿跌至亏损5.8亿,是否具备提供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进行债务重组的能力确实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加多宝正在和广药打“商标”官司,两个多年的对头,广药的数据明显要好看很多,王老吉去年销售额85.74亿元,净利润6.31亿元,远超加多宝。

  中弘股份已走在退市边缘

  原本以为的救命稻草,或演变成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弘股份是年内A股市场除ST股和退市股外首只“仙股”。巨额亏损、定增终止、项目停产停工、销售停滞、被立案调查,中弘股份身上的关键词多偏负面,为解决债务问题,中弘股份不断寻求重组摆脱困境,并寄望于加快资产出售、催收应收账款等措施缓解燃眉之急。

  此次的罗生门就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如今,中弘股份股价已经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债务重组前景成谜,风险骤然加大,按照规定,公司股票若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将存在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可能。

  加之罗生门事未毕,监管层介入,也让中弘股份在从严监管之下备受关注。28日晚间,深交所新闻发言人强调,严厉打击上市公司及相关主体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努力营造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维护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对于存在涉嫌违法违规行为的,将及时报请监管部门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中弘股份今日复牌,看投资者如何选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